八鸟甘桐

HARD CANDY

【盾冬衍生】【Evanstan】Go Hard 1

Seb和Chris是高中同学,有关两人彼此的纠结和释然

纯虚构,脑子一热就写了

夏天热,给大家娱乐

对Chris来说Seb是一个阴谋,这种感觉混杂在波士顿冷而脆的空气中,这个出现在他世界的男孩,使得好人坏人正义邪恶变得混沌不清,六感纠缠在一起,随着公交的颠簸人群的流动不断萦绕在Chris脑中。

Chris明白有些事有些人是注定要与自己暧昧不明,他高中读过几本富有情感哲理的书,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充满论调的文章或者绕口的理念干条,Chris自己都不禁感叹年时的幼稚执着。

可不是,Seb笑过他多少回。

Seb勾着嘴角,斜倚在桌子上,蓝绿色的眸子对着他。Chris再抱着侥幸心理回嘴,他望着眼前的男孩,感叹他眼睛的清澈,可被这双眼睛盯着,却难以发现它们真正聚焦在一点,这种视线让Chris全身都像溺在幻觉中。这让他想起那句”Mr.sandman,bring me a dream”①那种美好却遥远的幻觉。

他们的高中生活就是雨后的竹林,一切都在潮湿快速的疯长,疯长。你可以听到竹子拔节的声音,你也同样就能看见年轻生命间相互的吸引。

Anthony时常会用带rap的调调假装严肃的给眼前这两个棕发男孩科普人生。

“嘿,你们知道练肌肉男人的家伙会不会跟着变大?”

于是Sebastian摘下耳机,Chris放下杂志,两人笑着互望了眼对方,默认了相同的答案。

“会。”

果不其然,他们这位巧克力色的兄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“No,No,No,哥哥告诉你们,是变小。锻炼不同肌肉的道理是一样的,就是反复充血。血都冲到肌肉里了,不就缩小了。”

Chris强忍着笑,颤抖着问:“那自摸行么?”出乎意料的是,Sebastian比Anthony还快了一步。

“行啊,但你能保持么?”

然后三个人就笑疯了捂着肚子蹲在地上。

那个时候的三人纯粹是兄弟手足,是真正意义上的happy every single day。他们逃课去看盖里奇的电影,回来学吉普赛人说话②。他们轮流听SebastianMP3里Oasis,Green Day,Nirvana的歌。三个人坐公交去波士顿公园闲逛,看哪个姑娘是本地的哪个是外地的,无聊了呆到天黑,跟几个俄国老人在河边闲侃,幸运了还能蹭口酒。时间久了,Anthony和Chris到没什么,Sebastian反倒把英语说出了一股毛子味,一黑一白便笑成了花。“Fuck you two,”Sebastian笑着回骂,“你俩真不知道自己多像Jules和Vincent.③”

波士顿是他们的梦魇也是梦牵之处。Anthony在到新奥尔良后给Chris打过电话,他说这里漂亮姑娘成片,是酒吧赌场的世界,可无论尝过了多少不同甜度的鸡尾酒,还是改不了他舌头上该死的习惯。

后来,Chris独自在波士顿公园喝伏特加,他没告诉Anthony,那天晚上他觉得喝下去的都是白水,因为他嘴里只尝到了咸涩的眼泪。
直到现在Chris才意识到,当初Sebastian是他成长的转折,这个男孩的意义更加的隐涩,他仿佛可以在某种时刻改变时空的连续性,转瞬间,楼群像积木一样倒塌,废墟间长出齐腰高的荒草,蓝绿色的海洋混着波士顿的空气漫过一切。

当然,这些都是后言。
TBC

①《Mr.sandman》by syml   Mr.sandman美国传说的精灵,夜晚通过撒沙子来筑梦
②盖里奇电影《偷拐抢骗》
③昆汀《低俗小说》中的经典黑帮黑白组合

抱歉
我所唾弃的碰巧是你的信仰